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行业信息 » 如何渐进式改革(节选自周其仁演讲)

行业信息

如何渐进式改革(节选自周其仁演讲)

发布时间:2015-12-24

我今天讲的题目是“确权+流转是配置农村资源的基石”。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是这两点:一是把权力划清楚;二是权力在市场价格引导下开始发生变化,从利润、效率低的转成利润、效率高。

  追溯最早的农村产权改革,我的看法是饥荒之后出现的中央经济政策,周恩来总理制定的恢复自留地。原来认为越大越好,都放进才对。通过一次教训才发现,全放进去固然有放进去的好处,但也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。留一块土地给农民,自留地就是这样来的。它是一个兼容的东西,所有权还是集体的,但是使用权永远给农民家庭,由农民控制种什么,由他支配种出来的东西。自留地开启了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以后,要重新调整产权关系的一个阶段。

  是这种现实的挑战让我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,才提出今天会议的主题农村产权制度改革。随着生产力发展,这个产权制度还会调整,还会变化。这是我想利用过去的历史经验讲的第一点。

  1961年和1962年,安徽、贵州搞了一些包产到户,因为观念上不接受,搞了一段时间又收回了,但是给部分地区的社员和干部留下了经验,把土地包给农民,把种地的权利落实到户,打粮食可以增产,这个已经进了我们建国以后农村的实践,也进入了建国以后农村的思维方式。

  到了1977年和1978年,又发生包产到户的时候,情况就有所不同,波及面特别大。安徽、四川很多落后地区,中部地区,最后是发达地区,都开始搞产权改革。上层建筑发生了变化,我们的观念以实事求是为重要纲领,不是从脑子里的教条出发,而是从现实出发。

  哪条产权制度安排是合理的?当年小岗村的创造不是写文件的同志把它写进文件的,而是底层不这么走不行。这个经验到今天对中国还非常重要。完全靠写出来念的东西很难生根,底下碰出来的东西才有旺盛的生命力。到今天我们仍要感谢小岗村农民当年的创造,当然我们还要感谢上层建筑里面完成这个变革,让它合法化的所有同志。当然领头的是邓小平,“适合生产力发展的,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而让它合法起来”这是他在1962年说的。十一届三中全会时候说不可以包产到户,到1979年4月份就开始松动了,落后地区、贫困地区可以开一个口子。这个口子越开越大,通过文件把产权改革覆盖整个中国。

  杜(润生)老前不久去世了,他在这个过程当做出了重大的贡献。他的贡献不是发明包产到户,是在农村政策制定的关键环节,让底层的经验合法化,让底层的经验反映进中央的文件,让中央的权威给改革护航。我们简单回顾一下这些事情对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可能有帮助。

  大概80年代结束,90年代以后,农村改革基本上就停了。为什么停了呢?首先动力机制变了。刚才讲饿的不行逼出来的改革。那么,吃饭问题解决了为什么还要改?这是当时留下的问题。第二,产权改革的含义在思想、理论层面没有高度统一。另外,小平南巡以后,城市的开放大步向前,农村相对来说变得不太重要了。今天倒过去看,农村改革开头是领先的。但是从市场配置资源的标准来看,城市进入市场的资源比例高,农村很多资源还没有正式进入市场,相对落后了。所以现在奔小康的时候关键看老乡,老乡要看农村的制度,看农村这个市场配置资源多大程度发挥了作用。而要发挥作用,基础的工作要完成,这就是产权和流转。